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爺別跪了夫人要帶球跑不想復婚 第9章_安瑞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旁邊,男人掀了掀眼皮,視線從女人的側臉緩緩下移,落在她握着手機的手上。
顏落猶豫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把手機放回了包里。
「顏小姐,辛苦您照顧一下四爺。」龍一在前面擔心道。
顏落沒有回話,偏頭看向旁邊的男人,那張臉真是一絕。
他此時正閉着眼睛,少了平日里那攝人的冷意。
顏落正看着,忽然車子一個轉彎,男人的身子往她這邊傾倒,她下意識的就挪動身子過去。
一抹重量壓在肩膀上,顏落眨了眨眼睛。
前面的龍一瞥了後視鏡一眼,露出了一個得逞的笑容。
車子里很安靜,男人的呼吸聲就在耳邊,平緩綿長。
顏落沒一會也跟着睡著了。
在她腦袋沉下的時候,男人閉着的眼睜開了。
又過了一會,龍桀緩緩的直起身,將睡着的女人擁入懷裡。
看着那張恬靜的睡顏,龍桀唇角緩緩揚起了一個弧度。
顏落,你剛剛有機會的。
可是你沒有。
我允許你鬧,只要別離開我。
龍桀將顏落摟緊。
顏落醒來時,龍桀還靠在肩膀上。
看着車已經停在龍灣莊園里了,而龍一已經不在車上。
顏落看着靠在肩膀上的龍桀,用手輕輕地推他想要脫身下車去叫人。
不然她一個人根本不能把他弄回去。
顏落剛把龍桀的腦袋推開,下一秒她就被拉下,緊接着他帶着酒味的唇就印了下來。
吻,時而兇狠,時而溫柔。
顏落沒有推他,也沒有回應。
「落落,別離開我。」
一聲話落,一個腦袋砸到顏落身上。
「龍桀?」
「龍桀?」
顏落叫了幾聲龍桀都沒有反應,她沒有急着去叫人了。
……
F國,LoveHouse酒店。
一道偽裝得嚴嚴實實的身影走出電梯,徑直往盡頭的房間走去。
「叩叩~」
輕敲了兩聲門就打開了。
看到日思夜想的人,陸景還沒進門就將人摟進懷裡,扯下口罩低頭就對着那紅唇親了下去。
「嗚~別,一會……被拍……到。」姜幼榆提醒陸景到屋裡去。
「合法夫妻,怕什麼?」陸景抽空回了她一句,又繼續碾摩上那抹軟唇。
一雙纖細的手腕攀上陸景的肩膀,姜幼榆也仰頭回應着。
兩人吻得熱火朝天,絲毫沒有注意到隱蔽處的鏡頭。
陸景一邊吻着一邊將姜幼榆推進屋裡,將她抵在門上。
礙眼的墨鏡被扯下。
鴨舌帽早已在剛剛親吻的時候弄掉在門外了。
姜幼榆身上只穿着一條絲質弔帶裙,陸景手一勾,裙子就直接滑落在地上了。
「老婆,我好想你。」
平時聲線極好的聲音此時已經變得沙啞不堪。
「不……能……弄有……痕迹,明天……還有拍攝。」姜幼榆艱難的提醒着陸景。
陸景的唇有些不舍的略過那誘人的肩頸和鎖骨,往下落在旁人無法看到的地方。
沒一會兒,兩人從門口纏綿到了浴室,最後再回到了柔軟的大床上。
與此同時,陸景來F國找姜幼榆的事已經被爆到網上,並迅速登上了熱搜第一。
#陸景姜幼榆酒店門外吻得難分難捨#
——蛙趣,居然是視頻,桑榆暮景太甜蜜啦。
——啊啊啊,真情侶就是好嗑,看得我臉紅心跳的。
——我哥真是太猴急了,剛殺青就跑去找老婆,在酒店門外就忍不住親上了。
——天吶天吶,終於看到兩人同框了,還是親親。
——我靠,景帝好欲啊,想魂穿姜幼榆。
——跪求兩人一起拍點Vlog,好想看,拜託拜託,滿足一下我們吧。
——讓大家見笑了,小夫妻快三個月沒見了,「小別勝新婚」,我們一起祝兩人甜蜜幸福吧。
——啊啊啊,生孩子、生孩子、生孩子,重要的事情說三遍。嗚嗚~等看桑榆暮景的孩子等得太久了。
——哥和嫂子都是事業型強人,這都快三個月沒見了,能不能接一檔節目讓夫妻倆一起參加啊?
床上,姜幼榆窩在陸景懷裡,看着微博熱搜。
「讓你這麼急,你看都被拍到了吧?」
陸景的視線落到姜幼榆手機上,完全不覺得有什麼。
他親了姜幼榆一口,柔聲道:「寶貝,我們總得給粉絲們點福利對不對?」
姜幼榆不想說話了,他粉絲比她多了一半,他都不在意會掉粉,她怕什麼?
「叮咚~叮咚~」門鈴突然響起。
陸景將手臂從姜tຊ幼榆脖子下抽出,坐了起來,「寶寶,把浴袍穿好,陳牧送飯過來了。」
「你別讓他進來不就可以了?」姜幼榆身上還酸着呢,不想起來。
陸景看了她幾眼,下床去拿東西。
姜幼榆繼續看着手機。
「我的小祖宗誒,明天拍攝的服裝都給你看過的,你怎麼還弄出痕迹?」
姜幼榆抬頭,就見經紀人田欣站在了床邊。
她丟下手機坐起身,扯了扯浴袍將痕迹遮住,然後榆指着正在擺飯菜的陸景道:「他弄的,你說他。」
田欣朝陸景看去,把話都咽回了肚子里。
陸景咖位和家室擺在那,田欣可不敢說什麼。
田欣輕咳了一聲,對姜幼榆道:「明天最後一場拍攝了,今晚可別再弄出痕迹了。」
姜幼榆聳聳肩,一副我可決定不了的樣子。
「老婆,過來吃飯。」陸景看過來喊道。
姜幼榆下床走了過去。
田欣也跟了過去,看到那些帶着熱量的食物時她皺了皺眉。
姜幼榆作為模特,田欣對於她的身材的管理還是很嚴格的,畢竟她吃的就是身材這碗飯。
可是每次陸景一來,就會給她訂一些帶着熱量的食物。
人家心疼老婆,田欣也不能說什麼。
「陸景,你別給我夾那麼多,我明天還要上鏡呢。」
陸景繼續給姜幼榆夾菜,「不怕,晚上我陪你多做點運動。」
田欣在一旁附和,「是是是,一定得做點運動,不然這麼多熱量下去可了不得。」
知道陸景口中的「運動」是什麼的姜幼榆:「……」
小兩口也好長時間沒見了,田欣也不想多打擾,「那你們吃飯,我先走了,都上熱搜了還是別出去了,有事情給我打電話。」
姜幼榆點頭,田欣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