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爺別跪了夫人要帶球跑不想復婚 第4章_安瑞小說
◈ 第3章

第4章

……
龍御集團。
龍御坐落於江城最繁華的地帶,整棟大廈高聳入雲,是江城最惹眼的存在。
每個人路過,都會被這份恢宏的氣派所震撼。
龍御集團是江城的企業龍頭,涉足各個領域,撐起了整個江城的GDP。
大廈48樓,幾百平的總裁辦公室里,一聲「TiMi」聲不合時宜的響起。
幾道目光同時落了過來,顏落淡淡的說了聲,「抱歉。」
然後,她看向辦公桌後的男人,「我到裏面去。」
沒等回答,人已經往休息室里走了。
看着顏落這麼我行我素,一眾高層都很是驚訝,畢竟當初可是說這位祖宗被棄了。
一年多沒出現了,他們都信了這個傳言。
如今人又突然出現在龍御,還對總裁這般的冷漠,着實讓人摸不着頭腦。
琥珀色的眼眸一直追隨着那道曼妙的身影,直到休息室的門關上後龍桀才收回了視線。
「啪~」的一聲,龍桀將手中的文件夾丟在辦公桌上,面前站着的幾人心跟着顫了顫。
「這就是你們交給我的?」龍桀凌厲的眼神掃過面前站着的幾人。
其中一個被推出來的人道:「龍……龍總,請再……再給我們一點時間。」
龍桀冷眸覷着那人,「半個月,半個月你們就交給我這些垃圾?」
他的每一個字都像敲在高管們的心上一樣。
高管個個低着頭,脊背都在發涼。
誰知道他今天突然回來?
原本都是裴副總在,還以為能寬鬆一些,所以項目的方案並沒有按照龍桀那種嚴苛程度去做。
哪裡知道直接撞槍口上了。
「龍總,我們一定用心去做。」
高管心裏個個祈禱着他早點放人,再在這裡待下去,心臟估計都受不了。
龍桀沉聲,「下班之前,我要看到一份滿意的方案。」
高管們如臨大赦,「是,龍總。」
只是幾秒鐘,高管們就全退出了總裁辦。
門關上後,龍桀起身往休息室走去。
休息室里,顏落操作着游戲裏的人物橫衝直撞的上前。
其實她玩遊戲很菜,總是不知道該往哪裡走,該怎麼「殺」別人。
但是她實在是太無聊了,只能這樣打發時間。
開門聲響起,顏落頓了頓,手機里的人物被砍倒了。
屏幕上,消息彈出。
[全部]我是高手(白起):日不落,我太陽你,狗都比你會玩!
[全部]日不落(桑啟):抱歉,手滑。
消息剛發出去,身後就貼上了一具溫度較高的身體。
「老婆,遊戲好玩嗎?」龍桀親了顏落的脖子一口。
顏落將手機按滅,沒有開口,也沒有推開龍桀。
「不高興?」
龍桀的手開始在顏落身上遊走,唇也在她的脖頸處上下移動着。
顏落握着手機的手緊了緊,「龍桀,我是個人。」
一個活生生的人,不是寵物。
「嗯,你是。」龍桀的唇瓣抿了一下顏落的耳垂,「是我的人。」
顏落的身子輕輕顫了顫,一股子熱意從左耳一直蔓延開來。
她咬了咬牙關,「我是人的話就該有自己的自由。」
「可我想看到你。」
龍桀的愛太過窒息,她根本要不起。
他來公司也要把自己帶上,這哪裡把她當人看了?
顏落氣得不行,脫口而出,「那你跟着我,我去哪你就去哪,什麼都做不了,你樂意嗎?」
「樂意。」回答得毫不猶豫。
顏落:「……」
樂意是吧?
顏落瞳孔縮了縮,那她就讓他好好體會一下失去自由的滋味。
「我要去逛街。」
「好,我跟你去。」
兩人從休息室出來,顏落拿上了包包走在前頭。
剛出辦公室,顏落就迎面遇上了裴言之。
她停下了腳步。
見她背着包,裴言之疑惑問:「小嫂子,你這是要走?」
話音剛落,辦公室的門打開,裴言之視線落了過去,只見一道頎長的身影走了出來。
見龍桀手上搭着外套,裴言之皺着眉問:「四哥,你這是剛來就要走了?」
龍桀輕「嗯」了一聲。
下一秒裴言之就大聲道:「不行啊四哥,你怎麼可以這麼懈怠工作呢?」
忙了半個月了,裴言之準備來跟他說自己休息兩天的。
他這是又要走的話,自己還能休息嗎?
顏落回頭,饒有興趣的看着龍桀的臉。
想看看他不能工作時,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龍桀看着顏落淡淡的回裴言之,「今天有事。」
裴言之要哭了,「四哥,我半個月沒得好好休息了,你就行行好管兩天,讓我休息一下。」
「那你就休息。」龍桀往顏落這邊走來。
他這一副要走的意思,裴言之跟着上前,繼續勸說,「四哥,那麼多人,那麼多項目等着拿決定呢,我們都不在,那一天得損失多少錢啊,你想過沒有?」
龍桀滿不在意,「少了區區那點錢,我能餓死?」
「走吧。」龍桀對顏落道。
區區那點錢?
多了不說,龍御一天得有個幾十億吧?
見他並沒有困擾,顏落抬腳就走。
「小嫂子。」裴言之追了上來。
顏落止步。
「小嫂子,你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嗎?」裴言之問。
「沒有。」
裴言之帶着點期待的問:「那小嫂子你能不能留在這裡等四哥?」
「不能。」毫不猶豫的拒絕。
瞧見秘書處有幾道視線落過來,顏落不再多停留。
看着兩道身影一前一後的離開,裴言之心裏那個涼啊,他再次體會到了「色令智昏」這個詞的含義。
沒有辦法,裴言之可捨不得那幾十億。
「艾米,給我泡杯咖啡進來。」裴言之沖秘書部那邊喊了一聲,然後人就走向了副總裁辦公室。
龍御本就在繁華地帶,旁邊就有熱門商圈。
顏落從龍御集團大廈下來,直接往旁邊的商場走去。
龍桀跟在身後,再往後是龍一龍二兩人。
一路上顏落都在心裏盤算着,盤算該做什麼才能讓龍桀不願跟着自己或者覺得跟着不爽什麼的。
她想得出神,沒有注意到已經走到馬路上。
忽然間,她就被扯着往後,撞進一堵堅硬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