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老婆靠不住,那就靠實力第0002章 犯錯在線免費閱讀

如果老婆靠不住,那就靠實力第0003章 殺上門來!在線免費閱讀

這件事情,漸漸就過去了。

一個星期之後,白雪梅主動打電話給我了。

「荒哥,我在你心裏,難道一點吸引力都沒有嗎?」

「你又想耍什麼花樣?」

「瞧你說的,我買了一瓶【薰衣草精油】,還開了房,你要不要過來試一下?」

我……

這些年,我跟陸寬去過幾次洗腳城,體驗過幾次特色服務,對於【薰衣草油】這東西,並不陌生。

一提到它,我自然就想起了那些**蝕骨的事情。

我發現,白雪梅是一個很難纏的人。

要是她一直纏着不放,該如何是好?

這種事情,說出去,總是她占理。

不管是陸寬、還是我老婆徐菁菁,我都沒法交待。

總不能說,我當時睡著了,被白雪梅給那個了。

男人啊,總有吃虧的時候。

我最擔心的是徐菁菁。

要是讓她知道了,她受得了嗎?

我和徐菁菁結婚三年,一直都很恩愛,要是讓她知道,我背地裡跟兄弟的女人上床……

不敢往下想了,頭皮有點發麻。

手機響了一下,有消息發過來。我打開一看,瞬間火大。

那是一段視頻。

視頻的內容,正是【友悅茶餐廳】包間裏面發生的事情,白雪梅坐在我身上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這視頻要是傳了出去,就是跳進黃河裡,也說不清了。

「荒哥,紫園大酒店8015號房,快點過來哦,你也不想讓嫂子看到這麼精彩的內容。」

我怒了。

白雪梅這賤貨,這是要玩死人的節奏。

我打車來到【紫園大酒店】,直接衝到了 8015號房。

房門打開那一刻,我衝進去,把白雪梅直接按在了牆上,不是壁咚,而是狠狠掐着白雪梅的脖子,怒道:「你特喵的是不是瘋了?」

白雪梅沒有反抗,反而死死摟着我,她原本精緻的臉蛋漲得通紅,眼睛也紅了。

要是再掐下去,就要出人命。

我只好鬆手。

「咳咳咳,你這是幹什麼?」

白雪梅緩過氣來了。

我看了看環境。

這是一間豪華套房。

寬敞整潔,裝潢精美。

除了一張大軟床之外,還有一套古典傢具。

從窗外可以看到不遠處的海景。

在這裡住一晚,少說也要好幾千。

白雪梅捨得下血本。

「提醒你一句,不要惹我!」

我盡量讓自己看起來狠一點。

不過誰都知道,我長這麼大,沒跟別人打過架,沒偷過別人的東西,沒做過一件對不起別人的事情——這次不算哈。

撐死了也就上網吹吹牛批。

有時候去大排檔吃飯,學人家摳摳腳趾,假裝狂野。

——至於去洗腳城,那是給了錢的,屬於正常的消費行為。

像我這樣的人,真的狠不起來。

「荒哥,你太逗了,明明就是良好市民,為什麼要假裝壞人呢?都這麼熟了,怕我吃了你?」

白雪梅一看就是老司機,善於拿捏人。

我承認,這方面不是她對手。

白雪梅趁我不注意,從後面緊緊抱着我,將臉貼着我的後背,喃喃說:「荒哥,我也不想逼你,為什麼你不主動找我呢?這幾天好想你,想你想得快要發瘋。」

「神經病吧,你有老公的,想我幹嘛?」

「老陸那方面不行,你應該知道的。」

這……

這還真不知道。

不過仔細想想,倒也有跡可尋。

有一次我們一起上廁所的時候,我突然間摟了一眼,發現他的小便有點分叉、還斷斷續續的。

我當時沒說什麼,陸寬臉紅了。

還有一次我看了一眼他的手機,發現他在看男性保健藥物的廣告……

白雪梅的話,可能是真的。

那又怎樣?

「就算老陸滿足不了你,你也不能亂來吧?」

「我沒有亂來。咱們是熟人,不是陌生人。咱們知根知底,都是乾淨的,沒有病。而且,自從結婚以來,我沒有碰過別的男人,你是第一個。」

「我謝謝你哦。」

「荒哥,我沒想過拆散誰。老陸總說你如何如何厲害,我只是想體驗一次做女人的快樂。你成全了我,我保證以後不打擾你。」

就這麼簡單?

我信你個鬼!這女人壞得很!

這種事情,好比萬丈泥潭,一旦陷進去,就再也出不來了。最初可能是一念之插,有了這第一次,就不會再有顧忌了。

白雪梅已經開始動作了。

我提醒自己,一定要推開她,這次讓她得手,以後就麻煩了。

好吧,我承認,在這些破事發生之前,我對白雪梅也有過一些想法的。

白雪梅自身的魅力,着實非凡,一米七出頭的身高,圓潤飽滿,有前有後,更重要的是,肌膚滑嫩,在她身上很難找出一絲瑕疵。

世間總有一些女人,讓人一看就聯想到床上運動。

白雪梅就是這樣的女人。

只不過最近發現,白雪梅跟我想像中,完全不是同一類人,這才開始討厭她。

隨着白雪梅的深入,我越來越無能為力。

內褲說:抱歉,儘力了,但最終還是被敵人無情地扯下。

……

過程前所未有地美妙。

我沒有想到,明明很討厭白雪梅的,卻能堅持這麼久。

我和老婆結婚以來,沒有一次,比得過這一次。

男人嘛,對於自己的戰鬥力,總是有點自豪的。

完事之後,我發現自己欣喜居多。

帶着僥倖,有點得意,有點刺激,這樣的經歷真的很奇妙。

人都是自私的,能睡到老婆以外的女人,總覺得自己佔了便宜。

而喜歡佔便宜,屬於人類的天性,沒有人能例外。

我也一樣。

誰會去想,你佔了便定,就意味着有個人吃虧了。

白雪梅一臉沉醉地躺着,臉蛋緊緊貼着我胸口的肌膚,溫柔如水。

她的臉很燙,臉上的潮紅尚未散去,一頭青絲,鋪在枕頭上面,潔白滑溜的肌膚,畫面很唯美。

「荒哥,你好厲害。」

白雪梅很滿足。

我沒有說什麼。

激情褪去,愧疚之情就上來了。

「我對不起老陸,也對不起老婆。」

「放心吧,他們不會知道的。」

「紙是包不住火的。」

「你呀,就是想得太多。」

白雪梅歇了一會兒,又要再次索要……

我還能說什麼呢?

這次之後,我們隔三五七天,就來酒店狂歡一次。

白雪梅每次都很溫柔,盡情享受魚水之歡,她絕不提一個讓我不舒服的字眼。

我也開始沉淪了。

客觀上講,白雪梅的確是個很有魅力的女人,膚白貌美大長腿,還有一對耀眼的車前燈,能滿足男人對於女人的一切幻想。

我被她吸引,也在情理之中。

老婆徐菁菁,屬於文靜的類型,五官很精緻,標準的瓜子臉,有一種罕見的古典美,以前讀書的時候,是校花。

但是嘛,男人就是這樣,吃在碗里,看在鍋里,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誰會珍惜家裡那個?

……

我以為跟白雪梅,只是簡單的**關係。

沒想到,白雪梅竟然跟陸寬鬧起了離婚。

而且,陸寬已經知道白雪梅出軌了。

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可能要出大事了。

白雪梅這麼一鬧,陸寬肯定會追查下去。這一查,我肯定就曝光了。

最低限度,我會失去朋友,搞不好還會失去老婆。

我以前的生活很簡單,上班下班,談談生意,看看足球,請人吃飯,沒事還能去一下洗腳城,老婆並不怎麼管束。

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相對公司那個老李,老婆每天查崗,工資到賬立刻就要上交,買包煙都要向家裡領導寫申請,哪天因為加班太累交不了作業還要跪遙控器……

我的生活,簡直是神仙都要羨慕了。

現在好了,一手好牌,怕是要被我玩砸了。

「老荒,這件事情,你得幫幫兄弟。」

陸寬緊緊握住我的手,就像溺水的人,握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你說。」

「白雪梅經常去【紫園大酒店】,我懷疑她和那個王八蛋,就是在這裡幽會的。我去查的話,不太方便,不如你去。」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