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娘要嫁人:炮灰女配她逆襲了魏淑清齊之君 第7章_安瑞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齊之君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圍着魏淑清轉了一早上,發現魏淑清很平靜。出門前還說「淑清,這個事是我不對,以後肯定我會注意,對不起。」

看魏淑清沒有搭理他,嘆了口氣,走到門口又回頭說「家裡老的老小的小,有什麼事你等我回來說,這個事兒你打我罵我都行,但別去為難他們。好吧,我也跟他們說了,以後盡量不要到這邊來,礙你的眼。」

魏淑清一言不發,等齊之君走後,魏淑清把孩子送到幼兒園拜託老師照看一下,然後在家倒頭睡了一覺,估摸着差不多了往齊家老宅去,一進門就聽見王東幾個喊「又是窩頭鹹菜,我都吃的吐酸水了。」

齊母嘆了口氣說「就這能吃上不錯了,過兩天窩頭都沒有。」

哐當魏淑清把門推開,齊父齊母一愣,看着跟黑臉門神似的魏淑清,三個孩子放下手裡的窩窩頭,齊母擠出個笑說「小魏來了,你吃了嗎?」

魏淑清冷笑的就看着齊母不說話,齊父說「昨天我們看到愛國的傷了,之芳也把孩子教育了一頓,這個事是我對不起你們!回頭讓孩子給你們賠個不是。」

魏淑清走過去坐好,說「別回頭啊!就現在吧!」斜着眼睛看着王東他們說「我也沒看見教育好,還能能吃能喝的!你們三個小畜牲也能吃的下去飯。」

齊母皺着眉頭說「小魏,你說話也別那麼難聽,這都是你外甥!」

魏淑清換了個姿勢說「我可要不起這麼歹毒的外甥,這麼小就會打人殺人呢!嘖嘖嘖,長大了就是進下大獄,吃槍子的命!」

王東梗着脖子說「你這個惡毒的壞人,你才下大獄,吃槍子呢!」

王芳跟着起鬨道「又老又丑,吃獨食拉黑屎,腸穿肚爛黑心肝的,你死了都沒人埋!」

魏淑清冷笑着看着低頭不說話的齊家父母道「真是好家教。」

王東衝上去又想撞魏淑清,魏淑清一個閃身,王東直接撞到桌子,啊的叫一聲,捂着頭,血從指縫流了出來,王芳氣急敗壞,跟王紅就上前要打魏淑清。

齊家父母大叫着王東,趕緊上前看,魏淑清幾個巴掌打下去,兩個小姑娘給打倒在地嗷嗷大哭。魏淑清不解恨,抽出雞毛撣子,又狠狠抽了幾下,齊父痛苦的捂着心,抬起手指着魏淑清,魏淑清冷冷的說「這是打到你的心肝了?兒媳婦流產無動於衷,自己親孫子打成那樣也無動於衷,放這幾個小畜生身上,就要死要活的,真讓人噁心。」

說著轉身要走,然後停住了現在三個孩子還縮了身子雙手抱頭,魏淑清嗤笑一聲走了。

齊母哭道「老頭子你也別嚇我,你怎麼了?」

齊父搖頭道「我沒事,你帶東東去醫院處理下傷口。」

齊母含着眼淚把王東扶起來去了醫院,齊父忍着心口疼,躺在床上側着身子睡了。

王芳跟王紅,哭哭啼啼忍着疼,啃着窩窩頭,等齊之芳回來看着女兒小臉哭的跟花貓似的說「怎麼回事?」

王芳哇的哭了「媽,你怎麼才回來,舅媽把哥哥的頭打破了,姥姥帶着他去醫院了,姥爺不舒服,吃了葯在躺着。她還把我們打了。」說著就把袖子有衣裳拉起來,齊之芳趕緊掀開一看,都是一條條血銀子,氣的渾身發抖,想着齊父趕緊進屋看着齊父滿臉青紫,嚇了一大跳,這時王東和齊母回來,齊之芳跑出來說「媽,我爸不對勁,趕緊去醫院。」

一家人手忙腳亂的喊人把齊父送去醫院……

再說魏淑清轉身走了,去幼兒園把兒子接回來,帶着去醫院換了葯。

回家的時候,特意給齊愛國蒸了個雞蛋羹,拿了幾塊餅乾,哄着齊愛國吃了飯,自己也吃了幾口,馬上洗漱了,讓他趕緊睡覺。

等齊之君回來桌子上有白菜片,菠菜豆腐,跟三分之一盒紅燒肉,張開嘴剛想說什麼,魏淑清頭都沒回,去上班了。

齊之君興緻不高的吃完飯收拾好,剛要上床,就有人喊「齊之君。」

齊之君開了窗戶說「誰啊?」

來人喊「你妹子打電話說你爸住院了,讓你去市六院!」

齊之君一愣,馬上說好!

然後把兒子託付鄰居趙嬸照顧,急忙趕到醫院,剛過去就看見,齊母齊之芳焦急的等在外面,氣喘吁吁的跑過來說「爸怎麼樣?怎麼會突然住院!」

齊母和齊之芳都憤恨的看着齊之君,齊之君莫名其妙,然後突然想到一個可能發生的事情瞪大眼睛說「小魏去家裡了!」

齊之芳憤怒的壓低聲音說「這次爸要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跟你們沒完!」

齊母扭過頭,不一會醫生出來說「病人心臟有問題,要注意情緒不能太激動。你們現在可以進去看了。」

三人趕忙進去,齊父看着這三人,閉了閉眼睛有氣無力的說「之君,你給我跟那個潑婦離婚!」

齊之君一愣,齊父一字一句的又說了一遍,齊之芳沒有好氣的說「哥,你到底答應不答應,還要爸跪下來求你?」

齊之君看着齊父臉色青紫趕忙說「好好好,我都答應,爸,你別激動!」

齊父緩了一會說「明天我要看不見你的離婚證,我就去死。」

齊之君一愣,也顧不得什麼,趕忙同意。急道「爸,你別激動,放輕鬆,你說的我都答應,我明天就去辦,你放心。」

齊父喘了口氣,又問齊母「東東的傷怎麼樣?」

齊母搖頭說「沒事,上了葯過幾天就好了。你別操心啊!好好養身體。」

齊父點點頭,然後讓他們兩個回去,只把齊母留下了。

兄妹兩個回去的路上,齊之君說「小魏回家鬧了?」

齊之芳抹着眼淚說「芳芳和紅紅讓她用雞毛撣子抽的都是血印子,東東頭上也磕了個傷。她怎麼那麼狠啊?」

齊之君臉色大變,不敢相信妻子是這麼狠毒的人。

齊之芳捂着嘴說「不信你跟我去看看。」

兩個人回去的時候,三個小傢伙都睡的很熟,齊之君看着王東頭上的白紗布還滲着血,心中一揪,兩個小姑娘把衣服掀起來那血印子都嚇人,他心中一寒。

看着齊之芳說「放心,我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說完心事重重的往回走,到了家中他直接躺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