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娘要嫁人:炮灰女配她逆襲了魏淑清齊之君 第6章_安瑞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日子就這麼平平淡淡的過着,其實齊之君和魏淑清的感情也在慢慢回溫,這一天,魏淑清跟齊之君說「我今天上夜班,你跟單位領導說一聲早個十分八分的回來接孩子日子。」齊之君答應說好。

一家三口就吃了早飯,齊之君上班後,魏淑清把孩子送到託兒所,去供銷社買了半斤餅乾,肉票也換了一斤肥多瘦少的肉回來。

把家裡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熬好豬油,油渣和剩下的肉用鹽一腌放進櫥櫃,鬼使神差的就把櫥櫃門鎖了。

自己中午對付了一口麵條,睡了一覺,看着時間差不多把留的菜,和窩頭,一個糖三角放鍋里就走了。

自從起去食堂,魏淑清每次給兒子帶回來的不是白面饅頭就是包子,要不就是花捲糖三角,總之要讓兒子一天吃一次細糧。

這邊齊之君接了孩子剛到家門口就看王軍兄妹三人在家門口蹲着,停好單車,把兒子抱下來問「你們三個怎麼來了?你姥姥姥爺媽媽知道嗎?」王東冷着臉說「舅舅,是不是因為我們推了舅媽,所以我媽就把房子賠給你們了。」

齊之君一愣,把門打開說「你們聽誰說的?不是這樣,你們還小不明白,以後大了就知道了,現在跟舅舅說怎麼想着過來了?家裡人知道嗎?」

王東恨恨的看着自己的家沾滿了舅舅和舅媽齊愛國的氣息,再也找不到自家人的痕迹了。王芳說「舅舅,家裡沒吃的,姥姥姥爺也沒錢了,我們好餓。」

王紅哇的哭了,王東溜達到廚房一掀鍋喊到「妹妹,快來這有吃的。」王芳王紅趕緊跑過來,紅了眼,菜里還有油渣,糖三角,王東拿起糖三角就往嘴裏塞,齊愛國走過來,雖然人小但是每天習慣了吃白面的東西,所以知道糖三角是自己的,急的大喊「壞 壞,愛國的,愛國的 。」邁着小短腿過去,王東看他就氣不打一處來,都是他媽鬧得,讓自己寄居在姥姥家,吃都吃不飽,三個孩子上去就把愛國打了,只聽愛國尖叫一聲,就哭了一聲沒動靜了,齊之君一進來嚇一大跳,大喊「你們幹什麼,鬆手!」大步過來推開王東,王芳,看着自己兒子腦袋後面一到口子半邊臉血刺呼啦,小臉憋青紫,當時嚇的腿都軟了,顫抖着說「愛國,愛國……」「哇」一聲齊愛國哭了出來,齊之君抱起孩子,瞪着三個孩子怒喊「你們都滾回去!」

王紅王芳頓時哭了出來,王東跟看着殺父仇人似的看着齊之君說「你霸佔我的家,還敢攆我們,好,你再也不是我們舅舅了,你給我滾出我們的家。」齊之君二話不說,拉着幾個孩子就給趕了出去,抱起齊愛國鎖了門,就往醫務室趕。

孩子腦袋縫了三針,開了一些消炎藥。齊之君抱著兒子還不知道怎麼跟魏淑清交代。

失魂落魄的走到齊家老宅,三個孩子跟沒事人似的還在家裡吃窩窩頭,看着齊之君抱着齊愛國進來,都縮成一團。

齊父齊母和齊之芳看着齊之君的樣子都嚇了一跳,再看 齊愛國,齊父急的站起來說「這是什麼了,之君你怎麼看的孩子,怎麼傷成這樣。」

齊母瞪了齊父一眼說「你問兒子幹什麼?就怪那魏淑清,鬧着搬出去,把孩子傷成這樣,我去找她說道說道!」

齊之君看着王軍他們三個說「你們三個就不打算說點什麼?」轉頭看着齊父齊母「爸媽你們的孫子是被你們的三個外孫的打成這樣的,我要不去的早點,我兒子就沒了!今天他們三個過去,說我和淑清搶了他們的房子,我開門讓他們進去,他們直接進廚房找吃的,嫌愛國要他嘴裏的糖三角了,幾個人要把我兒子掐死。齊父齊母齊之芳一臉不可思議,看着孩子臉和脖子上的手印,胳膊腿上的青紫,再轉頭看那兄妹三個,王紅嚇的哇哇大哭,王芳躲在王東身後,王東梗着脖子說「我說錯了嗎?你們就是不孝順,不給姥姥姥爺錢,還霸佔着我們的房子,讓我們喝西北風,姥,姥爺,媽你們知道嗎?他們在家吃的飯里都有油渣有肉,還有白面糖三角,他們就是不孝順,他們不是人。」

齊之芳過去一巴掌打在王東臉上,其餘的巴掌噼里啪啦的落在幾個孩子身上罵道「誰跟你們說舅舅舅媽霸佔咱們家房子的啊?那房子跟你們有什麼關係?輪的着你們抱不平?你們是土匪嗎?見到吃的就沒命,見到吃的就搶。你們現在還為了吃的要殺人呢?那是你們的表弟呀,你們怎麼能下這個死手,我打死你們。」

說著,拿起雞毛撣子就往孩子身上死命的抽。孩子們鬼哭狼嚎,齊父拍着桌子說「你這是要幹什麼?」

齊母哭着說「你要打死他們呀,愛國都已經傷了,你打死他們能有什麼用,你快給我放下,放下,快住手,冤孽呀,你們到底鬧什麼呀?」

齊之芳氣的眼眶通紅爆發了起來,歇斯底里「上次就讓這幾個小王八蛋把嫂子推倒小產,嫂子鬧了起來,我們把房子賠出去了,現在還嫌不夠,又把愛國傷成這樣了,你覺得嫂子能善罷甘休嗎?這幾個王八蛋,我打死他們省心了,以後再也不用跟他們提心弔膽的,看他們惹禍!我怎麼生了你們這幾個王八蛋呢?我跟你們說,你們不是要房子嗎?好,把房子給你們要回來,但是你記得你們殺人了,要回來以後你們都給我去蹲大獄吃槍子去吧!」

說著坐在一邊趴桌子上哭了起來,三個孩子嚇的哇哇大哭,齊愛國也跟着哭起來。

齊之君在懷裡哄著兒子好不容易安撫住了精疲力竭的說「說實話,我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跟小魏交代。」

三個孩子被齊之芳趕到院子里跪着,齊之君把兒子哄睡後放到老兩口的床上,幾人坐在一起,齊之君說「,我聽王東說你們沒錢了,家裡吃不上飯,芳子聽哥的,你少買幾套衣服,把工資花在孩子身上吧。」

齊之芳抹着眼淚說「我穿點好的怎麼了?我用的我自己的錢又沒用別人的錢,我穿點好的,我有罪啊,你憑什麼這麼說我?」

齊之君嘆了口氣說「你不聽我的就算了,那就這樣吧,我把孩子抱過去,小魏那邊我盡量解釋,盡量不讓她來找你們麻煩,那個你們也管好孩子,不是說不讓他們登門,只是說他們最近不方便見面。」說著把孩子抱走了。

齊之芳扭頭回屋又哭了一場,齊家老兩口也唉聲嘆氣,把三個孩子叫了起來。齊母挨着個點他們的小腦袋「你們那什麼時候能不動手少闖些禍,唉!快回去洗洗睡吧!」

三個孩子並沒有認識的自己過錯,反而憤憤不平,覺得得到機會還是要教訓一下魏淑清和齊愛國,舅舅也不像以前那麼對自己好了,他變心了。

而上了一夜班的魏淑清還不知道家裡發生的事,因為晚上大鍋菜只有白菜片,菠菜炒豆腐,沒什麼油水,不過魏淑清還是帶了滿滿一大盒,趙大虎偷偷遞給魏淑清一個飯盒,魏淑清感激的看着趙大虎無聲的說了謝謝。趙大虎擺手讓她快走。

等到家好她把趙大虎的飯盒打開才發現裏面是半盒紅燒肉,想着趙大虎昨天去給領導做小灶了,頓時心裏感激油然而生。

蓋上蓋子,去把粥熬上,齊之君膽戰心驚的聽着屋外的動靜,祈禱魏淑清不要發現這個事,結果老天沒有聽到他的心愿,魏淑芬進來嬌嗔的看了他一眼說「怎麼這個點還不叫兒子起來啊!快叫兒子起來吃飯,吃了飯去幼兒園。一個月一塊錢可不能白交了。」說著笑呵呵的上前剛要拍兒子臉色大變,看着頭上被踢出了一半腦袋綁着白色繃帶的兒子雙手顫抖,等大了眼睛,在轉頭看齊之君,小心的把兒子反過來,看着渾身青紫怒道「你把我兒子怎麼了?齊之君你個混蛋,這是你親兒子啊!」

齊之君頭皮都發麻小聲說「淑清,淑清你冷靜點聽我說!」

這是齊愛國聽見動靜醒過來,一看魏淑清,哇的大哭起來,魏淑清心疼的把他抱在懷裡說「乖兒子跟媽媽說誰把你當成這樣的。」

齊愛國抽泣的說「東東哥,壞,搶愛國吃的。」

魏淑清瞪大了眼睛厲聲說「王東他們又來了?還搶了孩子的吃的。」

齊愛國說「打,芳芳大 紅紅打,愛國疼!」魏淑清眼淚頓時流了下來,罵道「齊之君,你真不是人。」說著抱着孩子就要走。

齊之君攔着哀求的說「淑清你冷靜點,昨天晚上我已經去過老宅了,跟他們說了,之芳把孩子也教訓過了,你饒他們這一次行嗎?」

齊愛國哇哇大哭,齊之君把孩子抱過去。魏淑清冷眼看着他說「你永遠都是這樣,永遠都沒有我們。你能眼睜睜的看着愛國被打成這樣。你不是人。」

齊之君閉着眼氣急敗壞的說「你每次都說這個有意思嗎?愛國是我的兒子難道我願意看到這樣嗎?這不是意外嗎?你能不能不要得理不饒人!爸媽讓你弄的現在還沒緩過來,你又要去鬧嗎?萬一他們出點事……」

魏淑清歇斯底里的喊「他們出事我用命賠,現在我就要為我兒子討公道,我砍死那幾個小畜生!」

說著進廚房拿了菜刀就要走,齊之君死命攔着,齊愛國嗷嗷大哭。聽着齊愛國哭的要背過去氣了,魏淑清鬆開手,把兒子摟在懷,強迫自己冷靜。

齊之君把菜刀放回去,就站在旁邊看着魏淑清蹲着抱着齊愛國哄。

等齊愛國平靜下來,魏淑清把粥端上來,在飯盒裡挑了幾塊紅燒肉夾在饅頭裡給齊愛國讓他自己拿着吃。

她時不時的喂孩子口粥,齊之君在一邊站着看兒子吃完了。魏淑清洗完後,把東西收拾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