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婚之日,龍王現林見鹿龍冥淵 第4章_安瑞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塔娜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是一本名叫《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小說。

她讓我好好拜讀,還說讀完之後就可以掌控戀愛秘訣,爭取早日脫單。

我聽了她的話,雖然覺得書名有點雷人,但還是把它當成催眠讀物去看。

結果發現裏面的內容十分……十分羞恥!

平均兩章接一次吻,三章上一次床。

每次場合還都不一樣…

難道男女之間談戀愛,就是這樣的?

真是太可怕了!

短短几小時里,我看了太多那個年紀無法承受的內容。

當天晚上,我破天荒的第一次做了春夢……

夢境中,那個看不清臉的男人動作很兇,恨不得把我揉進他的身體里。

我未曾經歷過人事,僅有的性啟蒙知識還是那本小說里教我的。

在今夜之前,我甚至以為男人和女人只要蓋上棉被睡一宿就能生孩子。

可知道歸知道,實踐起來又是另一回事。

當他修長的身軀緊密貼合著我,我心裏既是害怕又是恐懼。

男人冰冷的嗓音裡帶着強烈的壓迫感,貼着我的耳廓低語,「你不是想要脫單嗎?我成全你!」

我又哭又喊抓撓着他的背脊,哀求他放過我,再也不敢了。

而他的態度卻無比霸道,反手扣住我的雙肩。

「林見鹿你記着,你是我的女人!除我以外,不可以讓任何男人碰你,否則……我會讓他死在你的面前!」

我還來不及反抗,便被人推醒……

夜色深濃,寢室里亮着刺眼的白熾燈。

江佩雯披着毛毯坐在我床邊,一臉擔憂的詢問道,「小鹿,你剛才夢見什麼了?」

我臉頰氤氳着潮紅,抬手擦去額頭上的細汗,躲避着她的目光,「沒……沒夢見啥。」

「可你一直在喊,『不要碰我,我再也不敢了』……」江佩雯神色有些尷尬。

而我比她還要尷尬,想把頭埋回被子里,卻發現床單都已經被我的指甲撓破了。

還好,剛才發生的一切都只是夢魘而已。

都怪塔娜送我的那本小說,寫得什麼破玩意兒啊!

江佩雯很識趣的沒再詢問,回到上鋪睡覺去了。

我連忙把那本小說鎖進抽屜里,再也沒有打開過。

正當我心存僥倖,以為不過是春夢一場,像個沒事人般去吃飯、上課。

結果第二天晚上,我又夢見了那個男人……

這回,他似乎溫柔了許多。

骨節勻稱的手指沿着我脖頸往下滑,沿着衣領探了進去。

觸感是冰冷的,可他指腹擦過的地方卻燃起一簇簇火。

接下來的事情簡直讓我羞憤不已,但沒了第一次的畏懼與艱難。

最後,他長長嘆了一聲,落在耳垂邊的音調里卻含着濃稠的佔有慾,「小鹿,你是我的……」

「別急,我很快就會來找你……」

「到時候,誰也不能再將我們分開!」

曾經我是個無神論者,現在被那些支離破碎的春夢逼成了迷信宣傳大使。

為了擺脫夢境里那個看不清臉的男人,我走遍了哈爾濱各大寺廟,什麼極樂寺、普照寺、華嚴寺……

還特地求來了很多桃木枝,按照僧人說得掛在床頭,辟邪安眠。

可怕的是,每次去完寺廟的晚上,他都會在夢裡變本加厲的狠狠折騰我一頓。

醒來時,發現那些掛在床頭的桃木枝全都被折斷在地,嚇得我後來見到寺廟和道觀就繞道走。

很快一學期過完,暑假將至。

我提着行李回到守龍村,向奶奶說起了自己連續做春夢的事。

她表情變得極為難看,拉着我來到神龕面前。

在鹿皮地毯上擺了九面古銅鏡、九顆江里撈上來的白螺螄殼、九塊豬骨嘎拉哈,然後邊焚香邊叩首。

這是薩滿教一種占卜吉凶的辦法。

奶奶嘴裏低聲念叨着通古斯語,把那些嘎拉哈聚在掌心,輕輕搖晃了幾下,再全部擲出去。

那九塊豬骨嘎拉哈剛落到地毯上,竟莫名自燃起來,火苗一下子躥得老高。

我連忙拿過桌上的水杯潑了過去……

火是滅掉了,嘎拉哈被烤成了焦炭狀,黑不溜秋的,連狍皮地毯也被燒穿了一個大洞。

奶奶沒牙的嘴半張着,粗糙如枯枝般的手不停顫抖。

我忍不住詢問道,「奶奶,這到底是怎麼了?」

她卻擰了我一把,痛心疾首的語氣似是要哭出來,「天火降臨……太凶了!你好端端的惹他幹嘛啊,他會害死你的!」

「『他』究竟是誰啊?」我被奶奶的話嚇得不輕,連喊疼都忘了。

奶奶沒有再理我,將那些占卜用的道具全部收了起來,重新給神龕上了柱香。

儀式結束後,她才翻着慘白的眼瞳,徐徐啟唇,「今年是卯兔,明年就是辰龍,二月初二……千年之期將至,難道真要封不住了嗎?」

我聽不懂她在說些什麼,奶奶又拉過我的手,「小鹿,我剛才已經替你算過,你是大富大貴之命!只要你能平平安安把明年度過去,今後便再無坎坷。」

「真噠?」我聞言樂了出來。

可奶奶的面色卻格外嚴肅,「如果明年過不去這個劫數,你就會死!」

我的笑容凝固在嘴角。

要麼當富婆,要麼就去死……

留給我的時間僅剩一年不到,那這潑天的富貴就算輪到我頭上,也沒命花啊!

我生來就沒爹沒媽,命途多舛,這些都由不得我。

可我剛披荊斬棘考上了重點大學,還沒過幾天好日子,怎麼就要死了?

這次我偏不想認命!

我告訴奶奶,我可以不要錢,但我不想死……

奶奶鄭重開口,「那好,接下來我要叮囑你幾件事,你一定要牢牢記住。明年能不能活下來,全憑你自己。

第一,不許讓任何異性近你的身,公狗也不行!

第二,萬萬不能破戒。

第三,不要靠近江邊,遠離村口那座龍王廟!」

我連連點頭,沒有多問,承諾自己一定會做到。

奶奶卜卦的規矩就是不能詢問因果,問了她也不會說。

有些事情,她一旦說出真相,預知的結果就會像蝴蝶效應般做出改變,她自己也將會遭到神的譴責。

「那我要是還做春夢咋整呀?」我猶豫道。

奶奶頓滯了下,緩緩嘆了口氣,「夢境只會干擾你的心神,他影響不了你什麼,夢裡你就讓着他點兒吧,切記不可得罪了他!」

看來奶奶也拿那個荒淫無度的傢伙沒辦法了……

從此,我過上了全年無休的倒班生活。

白天上課,晚上上床。

就這樣,我與『他』和平共處了大半年。

時間轉瞬即逝。

爆竹聲里送走了卯兔,迎來了辰龍。

我的應劫之期終於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