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婚之日,龍王現林見鹿龍冥淵 第10章_安瑞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次日,我從溫暖的被窩裡蘇醒,回憶了下昨晚發生的事情,眼睛驀地睜大。

這是我從十八歲生日起,第一晚沒有做春夢!

如果龍冥淵說得都是真的,那我今後是不是再也不用做春夢了?

同理,我也再見不到龍冥淵了。

這個想法令我有些雀躍,但內心深處那莫名的悲傷感再次洶湧而至。

我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被這種突如其來的情緒所影響,起床準備做早飯。

路過奶奶的卧室時,發現裏面竟然空無一人。

奶奶還沒有回來嗎?

屋外仍在飄雪,我猶豫了下,決定去村長家裡看看到底什麼情況。

村長的兒媳婦生了一晚上,怎麼還沒生下來?

我剛把大鐵門拉開,便看到對面的王嬸探頭朝我張望着。

「小鹿,這大早上的你幹啥去啊?」王嬸吐着白色哈氣問道。

「我奶奶去村長家接生,到現在還沒回來,我得過去瞅瞅。」我高聲回答。

王嬸滴溜圓的眼珠子朝四周轉了轉,隨後叫道,「小鹿你過來!」

我滿臉疑惑地走到她身邊,「王嬸,啥事啊?怎麼還神神秘秘的……」

王嬸這個人有幾分古道熱腸,見我和奶奶孤苦伶仃很不容易,總是把家裡做多的菜拿給我們吃,逢年過節還會給我們送來一些水果和日用品。

但她也繼承了我們這邊農村婦女一個共同特徵,就是愛八卦。

她把雙手**袖口裡,朝我擠眉弄眼道,「小鹿,你知道村長家那小媳婦為啥生不下來嗎?」

我不喜歡在別人背後嚼舌根,只能順着她的話敷衍,「為啥啊?」

王嬸啐了一聲,「還不都是因為他兒子造得孽太多,報應到他那沒出世的孫子身上了,我看這老天爺純心想讓村長一家斷子絕孫呢!」

我尷尬地扯了扯唇,「王嬸你這麼咒村長真的好嗎?」

「哪裡是我咒他!」王嬸瞪了我一眼,「那小媳婦劉雅芝嫁到咱們村有五年了吧?一直都懷不上,村長媳婦不知道上哪給她整了個偏方,總算是懷上了。

可孩子才八個月就早產,又趕上大雪封山,人進不去也出不來,這難道不是老天爺的意思?

今早上村裡都傳開了,說那劉雅芝生了個死胎!」

「什麼?孩子死了!」我驚道。

「生出來就沒氣了,渾身青紫青紫的……要我說你還是別去了,大過年的,晦氣!」

王嬸說著,還拿手在面前扇了扇,似是真覺得晦氣。

那孩子竟然死了,莫非是奶奶作法失敗了?

可奶奶之前給別人看病瞧事,從來沒有出過問題啊!

王嬸從兜里掏出一把糖炒栗子,邊吃邊說道,「這事啊,還真怨不着你奶奶,要怪就只能怪村長的兒子造孽太多!」

「田大哥不是承包了很多建築工程嗎?又修橋又修路的,這可是大功德啊!」我甚是不解。

村長兒子叫田宏偉,是我們村為數不多的大學生。

畢業後進了我們鎮上的住建局工作,後來摸清門道就想自己出來單幹。

起初經驗不足,接不到什麼好項目,窮得連飯都不上,還得靠劉雅芝的娘家來接濟。

那年市裡要建一座跨江大橋,也不知是哪裡出了問題,每次剛把橋墩子建起來就會被大水衝垮,工程延誤了好幾個月都沒有進展。

田宏偉正好認識那個項目的總工程師,聽了這件事後主動參與到項目中來,沒倆月的功夫,跨江大橋還真的建成了。

後來他憑着這座橋名聲遠揚,承包的項目也越來越多,並且還都是些比較有技術含量的工程,錢越賺越多。

鄉親們都誇村長生了個好兒子,村長家的小洋樓也建的一層比一層高。

別人過年都是把舊棉襖拆了,換身新料子就當換新衣服了。

只有村長媳婦穿了身嶄新的貂皮大衣,手腕還掛了一個明晃晃的金鐲子,羨煞旁人。

「還大功德……缺大德吧!」王嬸聞言嗤笑了聲,「那田宏偉之所以能把橋建起來,幹得竟是些損陰德的事!你知道『打生樁』不?」

好巧不巧,我還真知道……

『打生樁』一詞出自禁書《魯班經》,那本書里不僅記載了古代建築的修建方法,還涉及了道、法、咒等奇聞秘術。

魯老爺子認為,修建橋樑、堤壩等行為勢必會破壞當地的風水,觸怒神明,所以施工時會總會出現些離奇的事故。

比如剛搭好的橋墩莫名其妙被水衝垮,山路塌方壓死了建築工人等……

書中記載,若是修建小路小房等,宰殺雞羊祭祀一下就可以了。

但若是工程浩大,比如那種跨海大橋、穿山公路,勢必會改變當地的風水氣運,就得用生魂來鎮壓。

這個秘法就叫打生樁,又稱魯班樁。

民國時期廣東有一個大軍閥名叫陳濟棠,他就非常崇敬魯老爺子。

傳聞他在修建海珠橋的時候,曾將一對童男童女綁在樁上,沉入江底。

百年將至,海珠橋依舊矗立在珠江之上。

但傳聞畢竟是傳聞,做不得真。

現在王嬸驟然說起打生樁一事,倒讓我脊背陣陣發涼。

「王嬸你的意思是……田大哥之所以能把跨江大橋建起來,是因為他打了生樁?」

王嬸遞給了我一把炒栗子,小聲說道,「之前我家那口子跟着田宏偉干過一個工程,親眼看見田宏偉把工程隊里一個喝醉酒的工人從江岸上給推了下去……

他溜進田宏偉的宿舍,翻出了一些畫符用的硃砂和黃紙。

枕頭底下還放了一個牛皮本,裏面密密麻麻寫着工程隊里所有人的生辰八字,每個出事的人,他都用硃砂紅筆把名字圈了起來!

後來只要有田宏偉參與的項目,我家那口子說啥也不去了。

男人啊,只要有錢就會變壞,田宏偉也是一個狗德行!

自從他靠這些歪門邪道賺了大錢便開始花天酒地,還在省城包養了一個女大學生給他當小三,這幾年連家都很少回了……」

我聽完,心裏萬分駭然。

想不到都已經走向新時代了,居然還有人用這種陰邪的秘術來發財致富!

難怪王嬸的態度會如此惡劣。